你应该写博客 —— Steve Yegge

前言
这是我在 Steve yegge早年的博客里看到的一篇文章,写的很不错,虽然已经很旧了,但依旧有这不少的可取之处,所以我转载过来翻译它。
steve-yegge
steve-yegge
Steve yegge曾是亚马逊的员工,现在跳槽到谷歌,喜欢写博客而且内容犀利吐槽经典,这篇文章是他推荐大家写博客的。
————————————以下是正文————————————
我自从2004年5月10号以来一直在Amazon.com的内部博客上写文章。在那段时间里我无意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写作风格,而且我也逐渐意识到一些关于写博客的问题。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些想法分享出来,并且希望它们能够帮到你。

为什么要写博客?

这正是我一直在博客中强调的:你应该写博客

就算没有人来读你也应该写。我越来越发现,对我来说写博客是创新和明确思路的关键所在。当我在写博客的时候,我就会拥有很多非常棒的想法和领悟。当你用心去解释你的想法或者感受的时候,这反而会让你对它们的理解更加透彻。

我在亚马逊工作的时候发现人们说了很多有意义的东西,但是这些内容却很少被记录下来。如果你做了一个午餐介绍会,或者发了一个很有想法的Email给某些内部联系人列表,这的确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不绝对不会和你通过写博客造成的影响相同。

我曾和许多讨厌写博客的人聊天。大家给出的理由不外乎相同的几个:他们太忙了,或者他们害怕写一些东西发布到“永久公开记录”当中,或者他们觉得根本就没人会来看他们写的东西,或者他们认为写博客本身就是自恋。甚至有些人觉得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者自己根本就写不好。

现在我在这里告诉你们,以上的这些都不应该成为阻止你写博客的理由。接下来我将会和大家讨论上边的每一个问题。

理由 #1 我很忙。

好吧,确实。我们都忙着去做那些我们不想去做的事情。无论如何,你在工作中早就做了大量的写作任务。你会写很多的Email,你有时候也得写不少工作技术文档等等——也许并不是经常写,但假如你每年写文档一到两次,你依然创造了一些能够帮到别人的东西。另外你可能也会在自己解决了某些难题的时候做个记录。

这里我要说的重点是你可以通过博客来记录工作。很多人明白维基网站(这里并非指那个网站)的好处:比起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同样的东西来说,你把你的解释一次性放到维基上,下一次你就只需要让别人去那里阅读就好了。

但是维基网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存放博客文章的好媒介。博客通常更随意,更具有探索性,并且人们对自己的博客有着不同的期望。这并不是说维基不好——它的确不错。所以就有一些人在这两种上同时提交内容,因为博客和维基是(如今)主要的持续沟通机制,拥有最低冲突的优点。由此可见如今我们只有这两种自主发布的模式可选择,在人们试图寻找如何让它们运作的N种沟通方式时这两种机制将得以延伸。但是对于你想要写一些东西来讲,博客才是你的舞台。

你写的一些关于你日常工作的东西很有可能某些人觉得有意思,甚至是有用的。你所需要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对于那些你(工作中)写的可能值得发布的内容保持敏感。这样的话那么“我很忙”的理由就此消失不见了,因为写博客不过是把你工作中的一些文档或者吐槽的Email以及其他一些七七八八的玩意儿灌进你的博客罢了。

另外这些也可以是任何内容。我想人们能够认得出这是一个日记型的博客,并且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忙于做其他事情。别人也不会要求你写的多么多么标准;他们也不会要求你每一篇文章都一定写的有趣或者有用。没人能够要求你写博客多规律——写博客又不是每天拉屎撒尿,尽管确实我的一些文章和他们的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人们都是很宽容的,总的来说。

太忙并不是理由,至少对我来说。你不可能太忙以至于一年都不能发表一篇文章到你的博客,而且,就算如此,也比没有要强得多。也从来没有人规定说你一旦开始写博客,就一定要坚持天天写下去。

理由 #2 我害怕把我的真实想法发布到网上

对,我也是。我的博客就是一个绝对的灌水版的博客。

我十分理解你的感受,尽管这么做可能会让我看起来就像一个业余人士,我所做的就是喝一堆酒,破除我心中所有的压抑,把我赤裸的灵魂释放到这个世界当中。它也可能看起来十分专业。这都OK,这就是我所做的。

但是你不需要把你的观点放到博客上。你完全可以小心的保持中立,横跨客观与暧昧之间平淡的围栏,把自己定位为宽容且冷漠。你的博客可能完全糟糕透顶,但你得明白,这是你的博客。

如果你想要人们来阅读它,那么就做你自己。如果你把自己想象成在你所在的领域中的先进科技传教士,那也欢迎你把你的稿子发布到你的博客里。要是你觉得自己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并且你想要在你的博客里写技术手册,那不要介意,就写吧。

不过我不觉得这是人们真的想要的。人们想要的是想要的,真正的属于你自己的声音才是他们能够听得最清楚的。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你,但我想你保证总会有人恰好就喜欢你所做的事情,而且他们会对那些你讲的自己受委屈的事情感兴趣。

这是理解写博客的重点:你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而且你也不会想要去取悦每一个人,所以要专注于让你自己快乐。剩下的事情就让它们自然而然的发生吧。有些人会来看你的博客,他们可能会讨厌或者觉得你的博客很无聊然后再也不会来看。有些人可能不会赞同你,但一些奇特的魅力导致他们仍然关注着你的文章,就好像你是一个在抖动的绳索上行走的杂技演员。对于这些人来说,你就是一个耍蛇人,最终直到你从钢索上掉下来。有一些人会简单的喜欢你写的东西,即使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这么说。当他们真的告诉你了,你会很感动。就是这样,除非有些人显然都是一些追星族,我会稍后再谈这个。 

Kurt Vonnegut Jr,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他说想要在写作的方面成功,你需要挑出一个人并且就写给这一个人。在那一刻忘记你的文章也会有其他人来阅读,就感觉像是你只写给他一个人。这对我来说似乎是个不错的建议。

蒂芬·金 同样有个很好的建议:诚实。他对诚实的定义很微妙,在某种意义上他用了他的整本书《On Writing》(《史蒂芬·金谈写作》或《写作──我的作家生涯》)来定义它。这是一本有趣而且很用心的书,我推荐大家都读一读,就算你不是他的粉丝。他的“诚实”的意义很难用一两句话来形容,也没有近似的词语来解释。如果非要我解释的话,那就是你必须忘记学校教你的那些关于写作的东西,然后直接写你内心的话语。

当然了,然后你还是需要返回去从头开始编辑一下再发布它。你的内心可能偶尔会发出容易被合法控告的内容,而且你的内心并不是总有一个好的评判标准或者常识底线。你应该根据官方公司准则来写博客。他们允许的范围是最小的,你应该遵循。

但是好的判断力会比那些准则更深。你必须和你的读者产生共鸣。这很容易让你忘记我们都是普通人,无论我们在工作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人们都会感觉到内心的痛苦。这不是你需要去记住的什么东西;而是需要你从根本的层次去理解。真正的换位思考能够让你做一个更好的经理,一个更好的团队成员,甚至一个更好的人。

这同样帮助你认识到,如果你不止在博客中吐槽的话,你的文章也会拥有更多的分量。这也是我需要学习的地方。

至于说关于博客的“永恒”,好吧,你总可以删掉你的文章,或者把它们切换到“垃圾”状态,如果你发布之后担心它的话。尼玛,如果你想的话,你甚至能删除你整个博客。在很短的时间内,所有人都会把它忘记,几乎就像是你从来都没有写过一样。

最后,你的观点才是你写出来的文章中的出彩之处。人们会尊重你深思熟虑的观点,就算他们不赞同你。

理由 #3 没人会来读我的博客

这一个是真的。荒谬的是,这正是博客如此有效的原因。

大概,哦,可能三年前,早在我们拥有内部博客之前,Jacob Gabrielson写了并且传播了一篇非常棒的文章叫做“Zero Config”。至少如今人们这么叫它。实际的标题要更长一些,但是流行的标题总会更短一些,就像Dick Gabriel的The Rise of “Worse is Better’ 变成了广为人知的”Worse is Better”的文章。

Jacob的文章明确的点出了我们都有所赞同的痛点,但是没有人把它的状态提升到一级痛点。就这样,配置问题一直是个大麻烦,但这并没有让任何人意识到这是一个正式的问题,我们应该奉献公司资源。

当然了,每一个人都曾抱怨和发牢骚,但我们对这里的一切都抱怨和发牢骚,所以被噪音淹没了的就不是个问题。

Jacob的文章在好几个层面都很出色。他当时能区分出配置问题是一级麻烦,并且值得写一篇文章——这在那时候亚马逊几乎没有写作和传阅的先例。他用令人难忘且有趣的方式点出了他的观点,用深思熟虑过的风格和相当智慧的力量写成文章。并且他为了完成一个问题会写长期版本的文章。他的目标不是去解决它,而是单纯的增加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这是一个小小的杰作。另外没人读它。

我读过这个,尽管不是立即就读的;根据我的回忆,它是在我去看的前几天发表的,我当时非常激动,并且觉得大家都应该立即看看这个。我开始四处询问,结果发现只有几个人在传播名单上读过这篇文章,这让我感到沮丧:公司错过了一个重要的机会,一个能够帮助我们快速发展,更稳定,更少痛苦的机会。我敢肯定Jacob把时间浪费在写这篇文章上会感到很失望。

在那之后我并没有更多的想法,虽然我之后内化了他的核心思想,这曾偶尔帮助我带领我自己的团队。大概是八个月之后,很多值得注意的事情发生了:突然所有的VP们都在讨论“配置问题”(”config problem”)他们引用了Jacob的文章,从那开始他们就讨论了起来,这显然考虑到了一个众所周知的长期存在的问题:换句话说,8个月以来,它已经从相对未知走到了渗透进公司意识的地步。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大概他发布文章的4个月后我开始在会议上听到人们对那个文章的引用,并且频率逐渐上升,直到配置问题终于出现在各种战略规划议程上这整个过程从Jacob发布关于这个问题的文章开始大概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当时我惊讶于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如此之长,但现在我理解了。人们只会在恰好的时间去寻找他们需要的东西。但这个正确的时间并不是每个人都相同。

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口碑决定了文章的选择。只有少数人会第一时间读到它:朋友,以及一些偶然间看到并且觉得它可能会有意思的人。如果文章并不足够相关,那么人们就会忘了它继续生活。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如果你的文章和足够多的人产生了共鸣,它最终将会达到一个临界质量,并且你将会拥有改变整个组织的影响力。它可能不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但是你想想:把一个想法分散给成成百上千的人,通过这种方法他们都会记得你的想法,或多或少的赞同你——这绝非易事。你不可能通过单单一封Email做到这样,除非这真的是一件具有争议的事情,然后你就会因此而臭名昭著。你也不能因为单单一场公开演讲:只有在屋子里的人可能会记住你的话。就连走廊的都不会。

Jacob的“Zero Config”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栗子,文章是改变人们想法的最佳途径,可能也是唯一的途径,即便是在当时,它往往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大规模的渗透进去。

所以你的恐惧是有道理的:几乎没有人会来看你的博客。除非它本身是极好的。即便是当时,也一样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有不少人开始读到它。不过别担心。如果你上心去写,认真去写,人们最终还是会发现你的博客。

你甚至不需要广告,自我推荐也没什么用。事实上,我让你停止阅读我的博客。这是直接命令。快停。对就是现在,赶紧走。别看了。你在这什么也找不到的,现在赶紧走吧。

看到了吗?这行不通。我从来没有为我的博客做过广告,直到今天我完全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我的博客,更不用说为什么会看它。我也从来没有做什么取悦别人的事情。我的博客不是“关于”什么,而且同时写着几个主题,我还没有想要停滞在某个单独的主题上。而且我可怕的文风,还有反复无常的更新频率,以及写作质量等等等等。我真的只是为了好玩才写的,而且就算所有人都不再读我的博客,我仍然自己写的很开心。

所以不要在意人们读不读,你写就行了!

(顺便说一句,Jacob可能会把文章归功于其他两人对他的帮助。Mike Yegge的梦想和驱动他在内网发布文章,他激励了Jacob为了发布而完成他的文章。还有Todd Stumpf,根据我的回忆,曾帮助检查来着。Todd是一个喜欢站在聚光灯外的人,但他的技术影响力渗透了整个公司,那些和他共事过的人将会证明这一点。)

理由 #4 写博客就是自恋

好吧,这绝对是一个很有效力的痛点,这个问题的确让我痛苦了很久。我曾和Sunny G谈过很长时间。就关于这个问题,在一次啤酒招聘之旅上。他是那个给我点出了“自恋”这个词的人——那时候,我就知道我讨厌整个这些博客观念和写博客的人,但是我又不能准确的说出为什么。Sunny把我这些复杂的感受总结成了一个词——他太精明了,如果你问我的话。

我不喜欢那些把自己放在中心的人,也不喜欢那些追星族。我知道大部分真正聪明的人其实是那些脚踏实地的人,而且他们不会没有抱负或者伟大的梦想,就算他们在他们的工作领域变得出名。他们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在痛苦的困难中挣扎奋斗的普通人。

几天前,我有幸参加了亚马逊开发人员大会晚宴。它帮助我有了一个活动组织者作为我的办公室邻居。我们在“W”酒店的地球和海洋的包间里——一个巨大的包间里塞满了伟大的头脑。拉里·泰斯勒后来评论说好消息是当时并没有一颗炸弹在包间里爆炸,要不然可就惨了,不少IQ都塞在那里呢。

晚餐之前大家都到处站着,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聊天。在晚宴上那些杰出脑之间的交流就好像是利用重力创建小型的卫星系统,所以当时就有一圈人围着 James Gosling,还有另外一个轨道围着Joel Spolsky ,等等等等。我没法去挤进人群来接近这些牛逼的人,所以我就去其他自由的小行星之间晃悠,然后碰巧就跟一个很聪明的,低调的家伙聊了起来,他叫邓肯。我们简直是一见如故——我们都考虑着很多相同的问题,所以我俩开心的聊了起来。

晚宴的时候我坐在邓肯和来自奥莱利的邦妮·希恩中间,我们正以其玩一个小游戏,就是猜谁才是这个包间里最聪明的人。实际上这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我们正讨论的时候几个人走了过来然后我们就问他们的意见,所有人都说是拉里·泰斯勒,好吧他大获全胜。

总之,邓肯跟我说了一个大会——一个秘密,会员制的事情,这些牛逼的大脑从世界各地跑过来讨论“谁知道”。我并没有得到更多的细节,而且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能这些他告诉我的东西,只是听起来貌似很牛逼,而且几个在亚马逊的大神也是这里的老会员。

邓肯(他的全名是James Duncan Davidson)说在这个大会中,每一个人都十分的谦虚,有时还争着淡化自己。有些比较出名的人会惊讶于他们是那件屋子里最笨的人,有一些则会认真的说不,我才是这个房间里最笨的人,真的,我才是那个最笨的。很快所有人都想要当那个最笨的,他们和互相竞争,用最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来证明自己才是那个最笨的。这是一种自相矛盾的竞争,只有那些极客才会喜欢。

当时晚宴上有好多激烈的讨论,所以我也没听出来究竟是谁最终正式赢得了这场“我才是最笨的”的比赛。我也不知道赢了的人是该高兴还是流泪。我猜想估计人们会在这个竞争太难结束之前逐渐退出。

邓肯的重点是最聪明的人通常不会认为自己很聪明,那些牛逼的人反而会自我约束。

如果你感觉和我一样,写博客要冒着看起来像是自恋狂的风险,着并不意味着你不应该写博客!走你自己认为正确的路,不要自恋就好了,希望你不会变成自恋狂。

我自己的博客

事实证明我写的远比我发布的要多。

人们有时候会惊讶于我可以写这么多(“这么多废话”,我在他们的评论中看到的)。实际上我并没有花多少时间来写博客:一周也就三小时,可能就这么多。我不能保证我协作的质量,但数量肯定是在那了。我把我思如泉涌的能力完全归功于我当前对Emacs编辑器的熟练使用水平上。

这些东西你需要好好的审视自己来理解,Emacs比起Eclipse来说就像是光剑比起冲击波——但是冲击波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更简单易学。我希望在将来的博客中能够有机会来详细的讲讲这个。

由于各种原因,我并不是每一篇文章都会发表出来,这里我也想和你们分享一下这些原因,因为一旦你认真的开始写博客,我保证你肯定会遇到跟我一样的问题。 

首先,写博客的怪异之处在于你可能写给了各种各样的读者。这很有可能把你束缚起来。曾今有HR部门以及其他非技术部门的人跑过来告诉我他们看了我的博客,我真心告诉你我但愿他们没看过。越多的人告诉你他们看了你的博客,你就越会试着去让他们喜欢,如果你过分的强求自己你肯定会疯掉的,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你要写的最好的事情你已经知道,或者你自己已经解决了。你会惊讶于太多看起来就像是“常识”的东西实际上对很多同样聪明的人来说都是全新的东西。这看起来同样很诡异。其实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东西需要我们去了解,我们都在不断的学习罢了。(希望如此)。

有时候我也会被泼冷水,因为看起来好像我讨论的东西早就已经有人和大家讨论过了。我需要记住的是总有一个“恰好的时间”去学习某些恰好的东西,这个“恰好的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举个栗子,很多大学都教学生Scheme编程语言,他们希望学生们能够理解为什么要学习这个。很多学生并不能理解,我当时也是。有些人花了几年的时间弄明白了,而有些人则究其一生也不能明白。我花了差不多二十年,用二十岁的编程语言写了差不多上百万行代码才终于弄明白。只不过那还不是我的“恰好”的时间罢了。现在了解Scheme已经是我自己的个人追求,但我并不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这么做。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喜欢听这个。无论你在你教育生涯的哪个阶段,有些人会喜欢了解你的奋斗过程。当你在写博客的时候,你应该把这句话放在心里。你的读者当中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不同的时钟,他们都是在某方面比你强,但又在某方面比你弱。写博客的意义在于我们都乐意去分享自己所在的位置,并且不会去嘲笑那些看起来在我们后面的人,因为很有可能他们早就已经了解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好多年,甚至我们永远不会了解的东西。 

我纠结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在一篇文章中想写太多东西。我发现如果我一次坐下来写一篇文章,那这篇文章看起来就很值的发布出去,至少当时是这样。也许这就是我在写作生涯上当时的水平。如果我不能一次写完,感觉就好像我已经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来讲。我倒是希望我能成长并且超过这一水平。自从开始写书(或者任何真正永恒的东西)就要求你需要保持注意力的跨越年月日的能力。我只能在写代码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写作就不行。也许将来总有一天我能做到。

总之,我接下来的几篇文章将会尝试重新去填那些没有完成的老坑,看看能不能行。我觉得我只要把自己的标准稍微放低一点,然后丢掉那些自以为是的东西。毕竟这不是计算机协会之间的交流,是吧。

我很乐意去读你的博客

总的来说,我让你去写博客因为我知道你的确能讲出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就算你自己觉得那些并不有趣。你的一生都是有意义的,你对于科技的看法,亚马逊,以及对于生活的看法都对我很有帮助,对别人也是如此。我敢打赌你有很多我不会的东西,可能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尼玛,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才发现我对于冬天冷夏天热的总概念还有误解。我以为我知道的东西对比起大家都如今都了解的东西的超集来说就是个不可见的小点。帮我个忙,让我在芸芸众生当中找到你,然后为我启蒙。

另外,我还没准备好去看你的文章呢,等我准备好了,我就会在你的博客中出现。

(发布于2005年1月23日)

“你应该写博客 —— Steve Yegge”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