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憑本事下的軟件,為什麼要我付費?

本文首發於 小眾軟件,現在我在自己博客記錄一下。


前幾天落格輸入法 X 在和各個媒體做合作發碼搞活動的時候,我們意外地和一個分享 Apple ID 的公眾號平台進行了合作,搞了一波抽獎送碼的活動。

“前腳說自己被盜版困擾不得不改變商業模型,後腳就跑去和發盜版軟件的微信公眾號合作推廣,簡直就是在給自己打臉。“

最終在一天后我才發現這個事實,然後我們第一時間撤了稿,取消了這次活動。

這件事情就讓【共享賬號】這個行為本身又提到了案桌上。那麼藉這個機會,我們就來聊聊盜版和共享賬號。

盜版是個啥

說起這個共享 Apple ID,就必然要先來說說盜版,盜版這個行為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最典型的可以說是書籍。

一本書,作者寫出來銷售,是有版權費稿費的,盜版書商把這本書翻印自己賣,他們可不會給作者一分錢,因此成本極低,利潤巨大,讀者則以很低的價格買到一本質量比較差的書——但內容是一樣的。結果大家都去購買這樣便宜又基本能讀的盜版書了,作者合作的出版商不光要為書籍材料本身付費,還要給作者抽成,昂貴的正版書沒人買,於是就沒有了收入,作者則餓死在懵逼中——“明明我的書很暢銷,為何我的稿費這麼少……”

事實上那個作者不會餓死的,畢竟書這個東西是個實際體,盜版書質量差,會模糊缺頁等等質量得不到保證,雖然價格便宜,但並不適合反复閱讀或者收藏,所以大家還是會去買正版書籍——不過,也有一些比較高級的盜版書,甚至價格和質量都比正版要好……總之,你去購買這本書的時候,如果不是作者合作授權了的渠道,那麼不論書的價格多貴,質量多好,渠道多麼正,都不能夠真正的支持到你喜歡的作者。

從這個例子可以大概讓你感受到【盜版】究竟是如何給創作者帶來傷害甚至乾掉原創者的,接下來我們再來談一談軟件上的盜版。

破解只是盜版的一種形式

上升到虛擬部分,比如軟件,就不是那麼容易區分了,由於某些公司使然,你甚至以為軟件本身就是免費的。軟件的開發也是需要人工成本的,不可能免費的給你使用,你想想,它是由勞動創造出來的價值,你免費得到了它,這中間必然有誰支付了費用

對於收費軟件、獨立軟件來說,顯然這個支付費用的人如果不是用戶,那就是開發這自己了。獨立開發者全靠自己,從開發軟件本身到推廣運營銷售分發,最終你免費得到了它,比如這款軟件賣100元人民幣,你不支付,那麼開發者就必然為你支付——說白了,就是賠錢。

和有實際載體的書籍不一樣,軟件不論經過“幾手”,它都不會磨損,不會模糊不更會“缺頁”,軟件的再分發幾乎沒有成本。

你免費得到並使用一款收費軟件,不論是從破解團隊獲取免費的技術破解版也好,還是從某寶花幾分錢共享一個 Apple ID 獲取已購也罷,實際上這都是在使用“盜版”,哪怕你給這個某寶店鋪或者破解團隊支付了昂貴的費用,這些費用也不會流回到開發者手中,和上文中那個懵逼的作者一樣,軟件開發者也一臉懵逼的餓死了,死前他還在想——“為何我的軟件這麼火,但我就是收不到錢……”

分享授權是盜版的另一種形式

我買了一本書,我把它分享給我的朋友閱讀,這就是盜版了嗎?

這當然不是盜版,因為書籍是有載體的,你把書給了你朋友,你就沒了這本書。你的朋友讀完還你,你有了書,他就又沒了。你這朋友覺得意猶未盡還想讀,可能他就得自己去買一本——如果不買,他就沒的讀。

我們買書為的肯定不是那幾百張紙,是書裡的內容,但紙是載體。

軟件這些虛擬商品與實體商品不同,它沒有載體,你可以輕易地拷貝一百份再分發給另外一百個人,你手裡依舊擁有這個軟件的全部代碼。所以,我們開發者銷售的是這個軟件的“使用權”,我們“授權”你使用這個軟件。但本質上這個“授權”也是虛擬的,你一樣可以再分發它們,所以,另外一百個人就可以既得到軟件,又得到授權,他們並不需要支付費用,因為他們用的都是你的那一份授權。

所以說,對於開發者來講,他只銷售了一份,但實際上他應該收入的是一百零一份的收入,開發者的勞動得到了遠遠小於付出的收入回報,最終項目停止運營。但對你來說,把你的“授權碼”複製粘貼給另一個網友,那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把 Apple ID 和密碼發送給別人,也許不比複製粘貼“授權碼”要困難多少。

免費軟件那麼多,你為什麼要收費?

上文中我們說軟件本身無法作為財物來銷售,我們銷售的是“授權”。就像書籍和內容的關係,有書沒內容不行,有內容沒書無法銷售——由於軟件是虛擬的,它分發成本幾乎為零,軟件不做授權不加密,分分鐘就被別人拷走再分發了。所以說,你用一款軟件,必然是要支付授權費用的。

——“可是為什麼就是有那麼多軟件免費給我下載使用呢?”

一款免費軟件從哪裡得到授權費呢?換句話說,它從哪裡獲得收入?這裡我們簡單提兩種典型的模式:

  • 廣告商
    廣告是很好的收入方式,你在免費使用這個軟件的同時,就已經在無形中給廣告商創造了價值(比如說點擊或者下意識地觀看了廣告),廣告商通過這個軟件知道你喜歡什麼,願意購買什麼東西,所以廣告商願意為你支付授權費;
  • 你的隱私數據
    販賣隱私幾乎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你今天去銀行開一個賬戶,不用到明天就已經有推銷廣告打進你的手機——你下載一個軟件免費使用,你的使用行為被拿來訓練模型、你的用戶數據被獲取拿來給其他用戶做推薦基礎、你的賬號、郵箱、電話號碼、收貨地址等等還可以拿來賣給第三方社會工程分析商……這些,可比那幾百塊的“授權費”來的值錢多了——儘管這些東西在你手中的時候甚至不存在價值的概念,但你確實用它們支付了授權費。

授權費總是要付的,要么是你,要么是開發者自己。

作為獨立開發者,或者小的開發團隊,這些人是沒有能力、也沒有足夠多的用戶來使用如上渠道變現的,所以專注提供軟件功能,並對實際功能進行收費是很簡單直接的事情,如果你依舊用大型商業套路來看待這些獨立軟件,那必然會覺得軟件賣這麼昂貴的授權費用是很難理解的事情。

與軟件盜版的鬥智斗勇

軟件都是可以被破解的,就像門鎖總能被“開”一樣,區別只是時間長短。作為獨立開發者,我們不能像大企業那樣有專門的技術團隊(實際上是法律團隊),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有限,如果把有限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到增加破解難度上,那麼軟件本身的更新迭代就得不到保證,如果把功能都注重在盜版識別上,又會給正版用戶帶來更多的困擾。

越安全的門鎖,開門的複雜度就越高,維修難度就越大,搞不好還越容易出問題。

其實把自己的賬號共享給信任的朋友這件事情無可厚非,畢竟有些人連信用卡也一樣會藉給朋友使用,但你把自己的賬號共享給十個百個人共用,這就等同於大型盜版商了。你 Apple ID 中的“已購”,實際上就相當於是已經購買軟件的“授權”,你把授權分享給多少人,那麼對應的開發者​​就潛在地損失了多少收入,但凡你真的喜歡這個開發者,喜歡這款軟件,便應該通過開發者能夠得到收入的渠道購買授權。

但如果你不喜歡這款軟件或者覺得它的開發者付出不值這個售價,那麼就可以去尋找其他廉價甚至免費的替代品,而不是購買一個共享賬號來繼續使用它,更不應該在遇到難題的時候向開發者尋求免費的售後幫助。

就像書本一樣,如果你不買,就不要看。

由...出版 R0uter

如非聲明,本人所著文章均為原創手打,轉載請註明本頁面鏈接和我的名字。

加入對話

1 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字段標 *

  1. 免費軟件還有幾種生存方式:

    * 為了理想、自由和全人類的福祉開發的
    * 開發者或者公司為了自用而開發,然後分享出來,希望推廣自身品牌,獲得他人的問題報告和代碼貢獻的
    * 政府和研究機構為了自身目的而開發的
    * 商業公司免費提供的功能弱化版以用於推廣,賣附加服務和高級功能的
    * 商業公司放棄維護,轉交給用戶和社區維護的

    另外其實有些軟件是允許借給別人用的:它不在乎有多少安裝,有多少人可以用,它只在乎同時在使用的實例數是否在已授權範圍內。

    另外對於某些收費軟件,某些用戶沒有合適的付費方案,所以只好用盜版了。一種情況是沒有付費渠道,另一種情況是軟件很強大所以也很貴,但是用戶可能一兩年只會用到一兩次,購買太不划算。